温柔乡app入口-温柔乡app入口下载最新版-温柔乡app入口破解版安装-温柔乡app入口安卓-温柔乡app入口苹果
| 雕琢空間 築夢世家
首頁 > 媒體報道 > 媒體報道
熱門資訊
《新浪家居》真正的匠心家裝—東易日盛旗下速美超級家
《億歐網》東易日盛董事長陳輝:科技創新可以引領家裝產業創新升級
“中新網”東易日盛陳輝:抓好家裝工期和質量 提升客戶價值
母嬰行業觀察:東易日盛發布無毒定製家裝,新技術×家裝產業應用再進一步
既要‘無毒’又要‘好色’,東易日盛這次走心了
網易家居:東易日盛20周年獻禮 家裝女王&一代舞王解秘生命之美
東易日盛家裝品牌升級發布 “7S超放心品質係統”引關注
《新浪財經》東易日盛:家裝增量驅動業績增長,期待速美業務再上新台階
《房天下》:科技改變生活 東易日盛核心技術DIM+中央“廚房”演示全過程
“房天下”東易日盛陳輝:向平台轉型 實業的根本是交付好的產品和服務
最新資訊
東易日盛家裝品牌升級發布 “7S超放心品質係統”引關注
東易日盛局裝煥新業務,親民上線!老破小靚改變新家!
東易日盛集團墅裝品牌睿築,高淨值人群的專屬私宅顧問
鳳凰網:以科技探索新可能,東易日盛數字化全屋定製新品暨真家·4D雲全屋定製設計係統正式發布
鳳凰網:東易日盛現金流為王:現金流充沛的企業才是好企業
房天下:東易日盛2019年上半年營收18.65億 科技家裝加速落地
華夏時報:東易日盛半年報“出爐”:家裝貢獻88%營收,第二季度淨利1788萬
網易家居:家裝行業洗牌陣痛期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看好家裝龍頭東易日盛投資前景
新浪家居:什麽樣的企業值得投資?長線角度淺析東易日盛投資前景!_新浪家居
騰訊家居:2萬億家裝市場規模持續增長,家裝龍頭東易日盛投資前景仍被看好

新浪家居:設計價值5個億,十問邱德光三不知

發布時間:2017-10-24 09:54:46



邱德光設計機構對外宣布“聯姻”東易日盛後的第7日,在邱德光常常拒絕別人來參觀的台北辦公室見到了邱德光本人。設計價值五個億,廣被行業熱議,究其原因,我打算當麵問問他。

小,確切說真的非常小,裝修簡樸,這個位於台北市區一棟普通寫字樓裏8層的辦公室還真著實地令人意外。你很難把這個地方和全球華人設計圈裏聲名遠揚的邱德光設計機構聯係起來。20年前邱德光把公司搬來後就沒有離開,盡管後來因為擴張又把同一層對麵的另外一間辦公室租了下來,但即使這樣,比起所見過的很多知名的設計公司標配的大辦公區豪華裝修也是差別巨大。我笑問邱爺:是公司太小又不夠豪華,才拒 絕被人上門拜訪嗎?



“你看玻璃門上貼著的“欣邑設計裝飾公司”的名牌,這是我30年前注冊的,名中有一個『欣』。你說這世界上的事情是不是早有安 排。”誰能想到2005年邱德光遇到袁欣並12年間成為設計圈黃金cp,將邱德光設計機構推上了發展的高速軌道。





邱德光說自己喜歡被人管,在公司被合夥人袁欣管,回家被太太管。吃什麽穿什麽衣服,甚至打球買什麽杆都是太太一手包辦。公司掙了多少 錢,什麽最掙錢,他不知道。





我問他麵對資本是否有恐懼?融資對賭協議裏哪些讓他有壓力?是不是該退休了?設計公司有必要並購嗎?3個億你打算怎麽花?十個問題下 來,他居然回了我很多個“不知道”。





在會議室采訪結束,他起身帶我參觀少有人能來參觀的辦公室。我走出了采訪的會議室大門,他並沒出來,而是隨手把會議室的一道道玻璃門 親自推開了,我問他為什麽?他說,這樣走過這個通道的人會感覺更舒服,空間更加有通暢感。




他的辦公室是這個小小辦公空間裏的一個獨立的小房間,裏麵隻有一張辦公桌和兩把椅子,一個電話一台電腦,令人意外的是整齊的碼在座上 的不隻是室內設計手稿,還有家具手稿。這就是我看到的邱德光辦公室,真辦公的地方。





戴蓓:麵對資本,邱爺有過恐懼感嗎?走這一步是被迫的?


▌邱德光: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但我一直關注世界的變化。現在變化最快的IT產業,像蘋果電腦一起來很多產業就掛了,下遊產業是 什麽不知道,我慶幸自己不在這個行業裏。設計行業也跟著這個變化慢半拍在走,到這個節骨點有人要找我們異業結合,而且和我們是 互補,我是樂享其成,至於以後變成什麽樣子我不知道。


但是我們必須要這麽走,這是曆史的必然選擇。我十幾年前進大陸做設計時就意識到,有一天不止是做高端設計師,我希望邱德光的設計 是要走向千家萬戶的。


戴蓓:合作協議特別把“共好”加入條款,讓冷冰冰的並購案充滿了溫度,這裏的“共好”終極理想是什麽?有什麽意義? 


▌邱德光:我們與合作對象是異業結合,我們占40%股份,合作方占60%,這並不表述說我們被吃掉了,我們是共贏。我們“結婚”的 目的在哪裏?創造美好的未來,這個美好的未來在哪裏?就是我們缺一不可,他沒有我不行,我沒有他不行。我有了他變成他,他有了我變成我,所以我們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創造共贏,所以我們用了這個詞。


我覺得這個事情遲早都會發生,因為整個世界都在質變,很多產業都在合並,合並的目的在哪?就是創造更多的機會,更多的可能 性,更多的互補性,然後你才可以成就一件事情。就像我一樣,我十幾年前進入大陸,一個人是沒有辦法成就今天的。我的理念是分工合作,給每一個人最大的空間。我隻是一個品牌創立者,隻是一個設計暢想者而已,剩下很多後麵的細節,包括推廣,包括如何接案子、如何和 業主談判,甚至收錢,這都不是我的強項,我根本不想管,我也不願意管。客戶到底簽了多少錢我也不知道,我隻要認真做設計就好。


戴蓓:您剛才說公司有多少錢都不知道,但此次融資了三個億,你打算這一大筆錢要怎麽花?


▌邱德光:我沒想!在沒有這三億進項之前我都不知道公司到底有多少錢,我也不知道我要花多少錢,我從來不愁花錢,我想怎麽花就怎麽花。我公司的員工也一樣,公司的采購都是授權到底,隻要把事情完成就好了,至於利潤、在哪賺多少錢,會計比較清楚。我不想管這個事 情,碰到數字比較頭痛。人家說你怎麽放心給年輕人來操控一切,包括收錢、業務所有的一切。因為我也不懂,我也不喜歡跟人家談判,我也 不喜歡跟人家談錢的事情。所以我很少有煩惱。


我都讓最懂的人來張羅我所有的事務,我隻專心想一件事情,就是把設計做好,怎麽樣讓設計不要一成不變。你知道設計師最怕就是 你的設計就一招半式闖江湖,就是做一個樣子,然後就十年前跟十年後都一個樣,所以你仔細關注我的話,會發現我的變化是很大的, 這是我的責任,我重點是放在這個方麵,其他我都不想管,這是我的個性。



戴蓓:公司裏是這樣,回家也是這樣嗎?


▌邱德光:回家更菜。說出來就是很丟臉的事情,我穿的衣服,我吃的東西,回家以後家人的活動,甚至我喜歡打球的球具,買幾號球杆,都 是我老婆去買,因為她比我更厲害。


戴蓓:據我了解,這次邱德光設計機構和東易日盛的“聯姻”是有對賭條款的,條款中的哪些內容是對邱爺比較有壓力的?


▌邱德光:條款中最大的壓力是在於增長,合作方期待三年利潤年增長15%,其實壓力不在我身上,是在袁欣身上。

我的壓力在哪裏?我的壓力是必須要讓公司的設計創意一直往前走,但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決定這個事情,我會激勵員工怎樣往這個方向創意。 要去觀察整個世界的脈動,客人未來會變成什麽樣的美學標準,我一直都在關注這個事情,雖然我年紀那麽大了,不過我的興趣在這個地方。 因為你如果沒有往前走的話,你可能會被淘汰掉,那就太殘酷了。


戴蓓:你經常會有這種被淘汰的緊張感嗎?


▌邱德光:有。


你知道我跟年輕人之間事實上有很多代溝,但是我能走入他們的原因是我給他們更多空間發揮,然後他們提出他們的一些想法,可能 會不切實際,會不太行,但是我會一起幫他們想辦法。舉個例子來講我們的創意家具有一把叫羅漢拳功夫家具,那不是我的創意,是公司 一位年輕人的想法,而且她不是學設計的,隻是公司的買手。我鼓勵發掘他們的特長,我和大家說現在要做一個創意的家具,每個人至少想一 個創意出來,那個女生想了一個她從古書裏麵看到的羅漢打拳,我說你好有創意,我就用她的創意改了一下就變成我們的家具。我鼓勵年輕人 不必考慮可能性,把你的創意提出來,我來幫你落地,所以創意不是我一個人,是我們的團隊。


戴蓓:今年在上海的家具展上看到,德光居已經從單品向係列演化,剛剛看你案頭更多的是家具設計手稿,未來在家具設計板塊是有什麽規劃?


▌邱德光:做“德光居”背後的原因是因為我在2009年做了上海星河灣,那時候是爆款。很多人都問樣板間的家具去哪買。甚至後來很多廠商 就複製我的家具賣,隻要說這是“邱德光款”就很好賣,後來有人找到我說你們不如自己賣家具,就被“騙”了去開始做家具。其實賣家具跟 做室內設計完全不一樣,它是一個產業。然後不止是設計,還要采購、製造、行銷、通路,但我除了設計之外其他幾樣我都不會。但 我希望嚐試做大,我們最大的弱項是沒有通路,沒有銷售的渠道。


戴蓓:製造是我們自己做的嗎?


▌邱德光:製造是我們自己做,工廠不一定是中國的工廠,意大利工廠我們也在談。我們已經做了三年,但量一直衝不起來,一個家具頂多做 幾十件,所以製作成本一直下不來,這次合作我期待東易日盛能夠幫我們普及到中國市場。


戴蓓:我們看到這幾年設計並購案很多在中國發生,設計並購案為什麽隻發生在中國?過去是風格學歐美,未來是模式看中國?


▌邱德光:這十年,中國的變化太不可思議了,全世界最大市場在中國,大家都希望在中國占有市場,近十年我們的設計公司在進入內地之後, 十多年時間能成為一個知名品牌,這是全世界其他地方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們很幸運剛好在這個時候踏上這條船,這次“聯姻”也是,再 早十年不可能,晚了十年可能優勢不能被凸顯出來。現在設計師想在中國內地變成一個品牌其實越來越困難。


如何成為一個品牌,必須要有獨到的設計力,獨到的區隔性,你才可能被關注,如果你的設計風格跟很多人都很像的話機會是沒有的。我們剛好是填補了這個空缺,所以被關注到,但我們還一直往前走。歸根到底就是中國崛起了。


戴蓓:邱德光設計公司是怎麽成為品牌的?


▌邱德光:在55歲之前,我在台灣做設計,那時候我已經做了20幾年設計了。我走的路完全是照學校教我的方式,完全是那種體、製出來。我 做的風格跟很多人都很像,基本上是你看不出是誰設計的。我踏進內地做第一個案子的時候,如果還是用台灣做事情的方式,我恐怕也沒有機 會今天坐在這邊跟你談事情。


第一個是要去占有市場,讓自己被看到你才有機會做自己。在七八年前我們成立邱德光設計品牌之後,我們做了不少奢華品牌的案 子,然後慢慢做自己,我做自己的方向是還是可以做奢華的,我可以做藝術性一點,可以做時尚一點,可以做前沿一點,但是整個 DNA還是一脈相承的我自己。



戴蓓:我理解這次“聯姻”行為,不僅僅是融資,背後更是兩個企業在某種業務模式上的互補。但作為設計公司,模式對發展有那麽重要嗎? 設計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不是設計本身嗎?


▌邱德光:市場不止隻有喜歡中式和簡約的業主,什麽樣的業主都有,你能夠把什麽樣的業主都能夠變成你的客戶的話,你的本事就更大,我 是這麽想的。


戴蓓:所以其實你很想把設計公司規模做大?


▌邱德光:我希望我的品牌能夠讓普遍的消費者喜歡,我不想被定義為我隻能做豪宅,我不想限定隻能做少數風格的設計。我風格是 多變的,多變是被逼出來的。


當年在大陸接星河灣的案子,老板說要做六個樣板間,在做星河灣之前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麽要做六個樣板間?在台灣隻要做一個樣板間 就夠了,但現在要做六個,我不能六個都做一個風格,我必須要讓所有來看我的樣板間的人都會喜歡,我不隻是讓喜歡阿瑪尼的消費者喜歡,而是讓喜歡香奈兒芬迪等等所有的也喜歡,幫業主賺錢,他才會再找你,我是這樣去考量事情的,所以我做了很大的轉變,做帶有藝術性的,帶簡約的風格,甚至中式的風格。


2006年,從星河灣的六個樣板間開始做了大轉變,2009年我們做的上海星河灣更受歡迎,我們在內地市場就是這樣把品牌建立起來的,後來 甚至很多設計師抄我的案子在過活。


全發酵的大概有將近五六年的時間,2005年到2010年這段時間。我們接了星河灣之後就已經讓整個中國大陸豪宅市場瘋掉,怎麽有這種風格 出來,又不是傳統的美式,又不是傳統的巴洛克,而且看起來很甜蜜又很時尚。那幾年也是所有內地的家居產業最蓬勃發展的時期,鋪天蓋地 都在賣新裝飾主義的家具。


戴蓓:就是後來被定義的“新裝飾主義”?


▌邱德光:這個風格的叫法不是我取的,不是特別準確的叫法。是媒體采訪我,問什麽風格?我說這是ARTDECO,其實在歐美風起雲湧,後來 文章裏翻譯出來寫的新裝飾主義。事實上我們已經不是ARTDECO風,我們加簡約時尚進去。



戴蓓:邱爺是40年的設計老兵,55歲時才“紅”,“紅得晚”這件事你的真實心路曆程是什麽?


▌邱德光:設計師是需要經驗積累的職業,燥進不來,所以成名多數晚。台灣是不易浮誇的社會,而我進入大陸恰好是一個“鍍金時 代”,所以那時土豪多,台灣土豪少,所以在台灣紅不起來。


我在55歲之前在台灣做的是簡約風格,那時候我還沒有做豪宅。和很多年輕設計師一樣,我們能夠活下來就好了。台灣本地的有錢人 比較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很多案子做出來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想象的東西,一個案子做完賺了錢就結束了,要把自己的設計立意完全表達是很 困難的。但當我去了北京,我發現不能這麽做。進北京之後我不想做私宅,因為私宅的客戶要花很長時間畫圖,你就沒辦法做工程。要想生存 不能靠設計費活著,要包工程賺工程的費用。但當一個設計師包工程他已經不是設計師了,他變成了承包商,想的是怎樣讓案子賺到 錢,而設計師會考慮怎樣省錢。


我不會施工,我也不知道怎麽講價,也不知道怎麽和公關打交道。我到了內地就打定了主意隻做設計。開始定的設計費就是一平米1200,當時 台灣才一平米800,人家覺得不可思議。那時候我有點想退休,因為做了台北最有名的一個案子,後來我做了很多私宅也賺了很多錢,想退 休。我做信義之星那時候名氣還蠻大的,做完之後就很多人來找我,包括大陸的開發商,我在台灣就根本不知道他們好壞,然後遇到了袁欣,他說你不要著急說不做,我來幫你,我來當你的經紀人。我說好,你接,但你要保證能賺到錢。他說你要知道我們內地開發商良莠不齊,你 要知道應該和哪些人打交道。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他從我的經紀人變成合夥人。曆程就是這個樣子。


戴蓓:有句話說“談錢傷感情,談感情傷錢。“邱袁”合夥12年,據說名下無共同持有公司,你們靠什麽維係“感情”?


▌邱德光:曾經我太太和很多朋友問袁欣是誰,你怎麽那麽相信他?他是台灣人嗎?我說他不是,他是我第一個大陸業主,他現在變成我的合 夥人了。那你為什麽相信他?我說不相信他能相信誰?我在大陸一個人都不認識。


這個行業大陸還沒有開放,台灣公司接大陸的案子是有問題的,所以袁欣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公司,是他獨資,錢都打到這家公司的賬戶裏。然 後他該拿的拿,不該拿就給我,我不會去看明細在哪裏,我現在也是這個原則。


我的責任是建立一個平台,這個平台讓所有跟我做事的人有最大的發揮空間,而且不必什麽都做。這句話說起來很冒險,但是我覺得 是這樣的,當我這個平台建立起來的時候,這個平台相對也是一個品牌。讓別人來找我,而不是我去拜托他的時候,我談的條件就很好,會有更多的空間做設計創意,有更多的資金讓我的夥伴在創意上麵不必考慮東考慮西。


采購上我從來不幹涉他們買便宜了還是買貴了,隻要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讓公司能夠有盈利你就盡量去做,做到最好。我用這樣的 方法來管理公司,公司很多員工都跟我很久了,幾乎沒有離職的,因為他們做得很愉快,環顧整個中國市場的設計公司,像我們這樣環境現在 很少。


戴蓓:從你的經驗來講,如何選擇合夥人,選合夥人的標準是什麽?


▌邱德光:一定要互補,這是最重要的。就跟結婚一樣,兩個個性很不像的人可能會不長久,兩人個性能夠互相容忍的話,可以過一 輩子。我覺得合夥人也一樣,各司其職。拿我跟袁欣來講,有一陣子因為我要成立德光居,外麵就覺得邱德光不做室內了要做家具,是不要 把袁欣甩掉,甚至有人問你們是不是已經分手了,要不要我來當你經紀人?我和袁欣從來沒有不在一起,隻是因為袁欣在很多場合出現做很多 事情我是不管的,他做事情我都支持他。


戴蓓:你們倆會有什麽樣的框架或是一種協定嗎?你不可能什麽事情都不管吧?


▌邱德光:約定就是說男主內女主外。我不管收錢,但是我也要給他一個設計費標準,比標準低的我不接,他就按照這個標準去做,給了他很 大的彈性。


戴蓓:能詳細透露一下你們的接活的標準嗎,什麽樣的活是邱爺是肯定不接的?


▌邱德光:我們基本上十個有九個是不接的,房子的賣價低於五萬是不接的,因為他沒辦法支撐我們的設計費,我們設計費目前從2500-3000 元每平米不等。我們基本上在內地的設計費應該是最高之一。我們公司員工不多,主要創業在台灣,台灣這個公司不到30個人。北京跟上海的 公司是後來陸陸續續才建構起來的,台灣才30個員工,我們隻能以價質量,然後取得最高的利潤比。城市範圍是北上廣沿海發達城市這類, 三四線城市不接。我們主要戰線放在開發商的樣板房和會所,一些設計酒店,其他我們不接,這是我們的策略。



戴蓓:邱爺是不該退休了?什麽時候退休?


▌邱德光:有人開玩笑說邱德光你是不應該退休了,站在這個位置上不讓人討厭嗎?我覺得我隻要健康許可的話,我會一直做下去,因為對 我來講我現在公司占用我的時間,用我的創意,其實不多。因為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在做,接業務我不做,談判我也不做,收錢我也不做,我隻畫幾個草圖,丟給設計師他畫完給我看,看完說OK,就往前走,這樣很輕鬆的。大概十幾二十年前這樣是不可能的,我們畫圖畫要好幾 天,然後背著去北京找業主。現在不用,傳一個郵件給他就夠了。


我們公司的團隊裏跟我最長的30年,還有20年、10年都有,我們公司的設計師很穩定,他們都知道我要什麽。應該說90%都是我看 過,雖然有些設計我不看他們也是這麽做的,我們是一個品牌,業主相信我們能夠幫他們做好。像星河灣的老板,他交給我就全部不管,我做 了他很多案子。他說,你不會做重複的東西,你會一直往前走,他從來不管我的設計,不管我自己才更緊張。


融資之後,我還是我,隻專注做設計。所以如果我隻做設計,隻做創意,隻做公司的創意的走向,你說有必要退休嗎?我早就處於半 退休狀態了,早就這個樣子了。


戴蓓:這是大概什麽時候開始這種狀態?


▌邱德光:應該有三五年有了吧。


戴蓓:那其實是不是可以這樣評價,合夥人製度的引進,對公司是一個非常好的一種推進作用。


▌邱德光:沒錯,設計師如果還是靠你一個人獨撐大梁的話走不遠的,不能成一個品牌。設計師要是沒時間做創意,他的事業壽命就不 會長,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很多設計師以前存在現在不見了。


戴蓓:您平常生活是什麽狀態?


▌邱德光:我的生活狀態是,到大陸歸袁欣管,回到家裏歸太太管。


戴蓓:那您希望自己被管嗎?好像人是不太希望被管的。


▌邱德光:我喜歡被管。因為我很懶。因為我不想想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太羅嗦了就放棄了,同樣的事情做很多,我就不做。有人說你不做錢 收不到怎麽辦?收不到就收不到,又不會餓死,我再做新的案子就好了。我太太說你怎麽會這麽大的事情發生之後你還睡得著覺?照樣睡覺。


戴蓓:一直都是這樣子嗎?


▌邱德光:我一直都是這樣子。我覺得隻要不餓死,什麽事情都可以解決,不必糾結在那個情境裏。





文:新浪家居戴蓓


上一篇: 騰訊家居:強勢登陸首頁!東易日盛楊勁再度攜手楊麗萍 《春之祭》即將再創巔峰 下一篇: 安家news:東易日盛:如何笑傲江湖?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