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app入口-温柔乡app入口下载最新版-温柔乡app入口破解版安装-温柔乡app入口安卓-温柔乡app入口苹果
| 雕琢空間 築夢世家
首頁 > 關於集團 > 集團新聞
熱門資訊
【喜報】東易日盛2015年品牌價值97.49億
互聯網變革下的家裝更應注重人本——董事長陳輝受邀2014北京家裝行業年度峰會並發表主題演講
東易日盛集團2015年年會總裁楊勁女士致辭:在風裏,在路上,在一起
民建中央主席陳昌智為“東易慈善基金”授牌 ——點亮慈善之愛
東易日盛慈善基金愛心行動——“愛心善舉 圓夢童年”活動紀實報道
“2015年東易日盛連鎖經營事業部戰略發展年會”盛大開幕
東易日盛“鄉村芭蕾慈善基金”項目即將啟動
2016年東易日盛家居裝飾集團聯歡晚會暨表彰大會盛大舉行
東易日盛蟬聯中國品牌價值500強 家裝行業第一名
中國家裝女王與世界禮儀皇後相約中國北京
最新資訊
心懷冬奧夢,一起向未來|東易日盛願做一縷微光,為冬奧會保障積蓄力量!
星耀問世·華麗蛻變|國潮品牌東易日盛新零售大店盛大開業,整裝發布全麵亮相!
國牌升級建設怎麽辦?看擁20餘年曆史的頭部家居企業全新視覺升級!
營收、利潤雙增長!東易日盛前三季度財報透露出這些發展布局
東易日盛的品質 ,絕對配得上你的氣質!
「尖峰對話」東易日盛新零售大店,做到了“科技與你我同在”
【想他人所不及,行他人所不能】以科技點燃零度嚴寒,你沒見過的家裝新花樣盡在東易日盛新零售大店!
北京新增一大景點,東易日盛新零售大店圈粉網紅達人,成為國潮打卡新地標!
【科技之旅•一探究竟】東易日盛新零售家裝,用科技實力詮釋何謂新國潮!
【環球網專訪】東易日盛董事長陳輝:做數字化“真”整裝!

《春之祭》:無盡的生命之舞,從容的暮春之祭——現代舞的前世今生

發布時間:2017-11-06 11:00:44

“我好像看見一個莊嚴的偶像崇拜儀式,年老的智者們圍成一圈席地而坐,眼看一名少女獨自跳舞直到死去,他們要把她作為獻禮告慰春神。”斯特拉文斯基在自己的自傳中寫下這樣一段話,描述的是他譜曲的舞蹈《春之祭》的靈感場景。




生命不息,狂舞不止。這是一個聽上去有悖人倫、歇斯底裏的故事,然而一百年來,數不清多少個年輕人重複著這支無盡的舞,好像踏過春之祭,就完成了現代舞者的成人禮

在討論前赴後繼的年輕人的獻祭行為之前,我們需要先知道什麽是現代舞。



現代是相對於“古典”存在的名詞。現代舞(英語:Modern Dance),是20世紀初在西方興起的一種與古典芭蕾相對立的舞蹈派別。其主要美學觀點是反對古典芭蕾的因循守舊、脫離現實生活和單純追求技巧的形式主義傾向,主張擺脫古典芭蕾舞過於僵化的動作程式的束縛,以合乎自然運動法則的舞蹈動作,自由地抒發人的真實情感,強調舞蹈藝術要反映現代社會生活。

簡單來說,在籠罩著掙紮、恐懼、焦慮又知識爆炸的二十世紀初,一些人再受不了童話框架裏的王子公主,他們的靈魂迫切地想要衝出軀殼




1913年,斯特拉文斯基作曲、尼金斯基編舞的《春之祭》在香榭麗舍大街的巴黎劇院首演,故事《春之祭》取材於俄國原始部落中的人祭。比一般不得誌的天才更悲慘的是,除了口哨、噓聲,憤怒的觀眾與一小部分擁躉發生了口角,進而演變為衝撞和騷動。這場騷亂的諸多細節,至今仍然被曆史學家津津樂道。從這一天起,芭蕾不再等於優雅。許多人將《春之祭》的到來視作現代舞誕生的符號。然而,因為不被廣泛認同及次年的一戰爆發,最初版本的《春之祭》僅共演過八次而已。



《春之祭》也是斯特拉文斯基本人的一次躍進他的第一部芭蕾舞劇《火鳥》仍受到裏姆斯基柯薩科夫和德彪西音樂的啟發和影響;他的第二部芭蕾舞劇《彼特魯什卡》運用了突出的不和諧音,節奏強烈多變,隻留下相當少的浪漫派或印象派的痕跡,但總體仍舊體現了一種溫文爾雅的精神。《春之祭》發生了一種質變,在音樂、節奏、和聲等諸多方麵都與古典主義音樂切斷了聯係。





在充滿著拉扯、糾纏,等待著一種顛覆與釋放的那個時代,瘋狂祭典火苗很快蔓延至一大片田野。樂曲中的怪異張力如同騷動的魔咒,舞台上究竟是人還是提線木偶

在後來的一百年,這部最初被指摘為“褻瀆了優雅”的作品被一代代舞者重新解讀,隨著時代的變遷、世界的進程、思想的興衰、文化的離合,一次次注入新的血液。然而,無論舞美如何重置,舞者造型打扮如何創新,舞蹈動作如何突破,都萬變不離其宗地離不開“堅持”“不妥協”





這一種誓死不從,靈魂與奇詭力量的抗爭,讓《春之祭》被英國古典音樂雜誌《Classical CD Magazine》評選為對西方音樂曆史影響最大的五十部作品之首。遠的如瑪莎·葛蘭姆、皮娜·鮑什,稍近一些如林懷民、沈偉,都曾燃燒過自己的春之祭典。加拿大女人瑪麗舒娜,則是當代現代舞家中,將《春之祭》的現代舞反叛精神,表現得最淋漓盡致的一位。



瑪麗舒娜是西方舞台出了名的離經叛道、特立獨行之人。肉體、骨骼、肌肉是她最愛的素材,神秘、靈性、欲望是她反複的思量,《紐約時報》稱她和她的作品為“一股放肆的想象旋風”。這一版本的《春之祭》在舞美上堪稱簡樸,將觀眾的目光牢牢聚焦在中央的舞者群身上。舞者全身布滿尖角、性征模糊,為人、為獸、為神,甚至為自然界的一棵枯樹。演繹一段不知疲累的掙紮,釋放原作精神的粗獷與抗爭,加入獨屬於這個時代的精細、性感與詼諧。




楊麗萍出生在大理的一個白族人家,從小酷愛舞蹈的她,沒有進過任何舞蹈學校,她憑借著天賦,從村寨進入西雙版納州歌舞團。之後被調到中央民族歌舞團,很快就成了團裏的台柱。1990年,她以獨舞《雀之靈》名揚海內外



身為少數民族的她,對民族舞蹈藝術有非常獨到的見解。無論《雀之靈》、《孔雀之冬》還是《雲南印象》,楊麗萍有太多優秀作品值得稱讚。而本次東方版的《春之祭》,由舞神楊麗萍家裝女王楊勁聯合出品,更不禁讓人多了一份期待。她們雖然身處兩個行業:一位是舞蹈藝術家,另一位則是東易日盛的家裝女王。但她們對待生活的精致、細膩、優雅,同樣對舞蹈藝術的熱愛、對公益事業的全情投入,最終促成了東方版《春之祭》的誕生。



上一篇: 《春之祭》:古老民族與西方現代的鏗鏘對話 下一篇: 權威經濟媒體《中國經營報》金秋三連刊力挺東易日盛 背後釋放何種信號?
關注我們